【独家系列报道】中国机床民企在行动——湖南篇(六)南方机床_龙门加工中心_雷电竞入口官网-(reyba)进入

雷电竞入口

当前位置:首页 > 雷电竞入口 > 龙门加工中心
平面磨床 龙门加工中心
产品详情

【独家系列报道】中国机床民企在行动——湖南篇(六)南方机床

时间:2023-12-12 来源:龙门加工中心

详细介绍:

  前些年,有过一则报道——“探寻长沙历史建筑:百年机床厂焕发新生命”。报道中提到的百年机床厂,就是长沙机床厂——新中国机床工具行业“十八罗汉”之一。1955年,原机械工业部在此设立“长沙插、拉、刨研究所”,承担全国插、拉、刨床科研开发和技术标准制定;上世纪70年代中期,长沙机床厂为全国组合机床生产基地。

  长沙,城分东西,一条湘江自南向北,穿过长沙城逶迤前行,奔洞庭湖而去。而创建于1912年的长沙机床厂,其厂区就位于湘江东岸、有“昔作沐猴今化石”由来的猴子石大桥以南,占地面积近60万㎡。据了解,长沙机床厂的厂区已于2007年被万科地产收购使用,而万科地产在原有厂房的基础上改建,保留了古树、工业遗存等物件,为此,长沙机床厂的厂区如今已成为附近居民休憩场所以及工业景点。

  当站在焕然一新的厂区前,回想昔日的长沙机床厂时,其已化作沉甸甸的历史和许多人的珍贵记忆。一家企业的历史,它记录的不仅是其自身发展的历程,它所经历的起伏兴衰,就是一面面镜子,映射的是不同时代的缩影。长沙机床厂虽然已经不存在,但是自它血脉中延续出来的企业还在,湖南南方机床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南方机床”)就是这里面之一。

  每一道过往,都是一段成长。南方机床董事长刘华洲自1981年参加工作进入长沙机床厂开始,从技术员做起,历任处长、销售经理、副总经理再到党委书记兼总经理,最后到2016年时名长沙机床有限责任公司宣告停产,他选择了离开——35年里,他亲历了长沙机床厂从辉煌到没落。

  有道是“风从地起,云自山出。”刘华洲董事长认为,长沙机床厂从辉煌到停产,是有内因和外因的。据刘华洲董事长介绍,长沙机床厂在计划经济时代的主打产品是刨床、插床和拉床。他还记得,刚到厂里那会儿,刨床的年产量达600~700台,插床达200~300台,反倒是拉床的产量仅占20%~30%。但是随技术的进步、市场环境的变化,刨床和插床因为功能单一、精度不高,渐渐地被取代。

  时代因素是主要内因。当然,咱们不可以“马后炮”,用当下的视角去看待过往。长沙机床厂从上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,一路走来,不是没有“机遇期”,可供选择的路线也不是没有。在刘华洲董事长看来,至少有两段“机遇期”。一个是上世纪80年代末,这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时代。当时,长沙机床厂可以开发柔性制造单元(FMC)——长沙机床厂和大连组合机床研究所共同开发出了FMC;可以生产枪钻——长沙机床厂自我衍生出来的技术分支;可以生产龙门铣床——长沙机床厂和湖南大学共同开发了龙门铣床。然而都没有把握住,比如说龙门铣床,因为设计上的一些细节问题,没能迈过这道坎;枪钻技术则在后期衍生出了一家长沙哈曼机床。第二次“机遇期”则是在1992~2000年期间,随着我们国家汽车工业的迅猛发展及专业化程度的提高,当时市场对拉床的需求量很大,但长沙机床厂由于产品质量、生产效率等问题,虽然也得到了某些特定的程度的发展,但并没有完全发展起来。另外,生产拉削油也曾是一条出路。根据刘华洲调查,当时当时其他几个国家也没有专门为拉削研发拉削油,拉削油的概念一直到2000年以后才出现,而国内直到2019年还没办法提供拉削油。

  外因则有很多。比如说对企业的定位,长沙机床厂原先是市属二级企业,骨干人员有很大一部分是下放人员。改革开放后,这批成熟的技术人员、干部都被抽走了,出现了人才断层。再有就是要求企业扩大规模,实际上,拉床相对插床、刨床而言,工艺水平和技术上的含金量都高,产(需求)量却小——2000年左右年需量不过4、500台,在整个金属切削机床中的比例也不过1%,这种层次的市场容量对于资金的吸引力很小,长沙机床厂因为经济总量达不到预期效果,得到的投资和扶持可想而知。最后就是改革决战时的“拉郎配”,2005年11月,湖南友阿集团将长沙机床厂以“承债式”兼并,整个长沙机床厂做出了转型生产通用型、有规模效益的机床产品的决定,长沙机床厂改名为长沙机床有限责任公司。2016年5月,长沙机床有限责任公司宣布与全体员工解除劳动合同,代表了这家老牌企业的消亡,从而也就有文章开头的故事。

  在这段时期,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台湾地区拉床制造企业的发展——至少脱颖而出了6家相关企业,浙江缙云的一批非公有制企业也开始崭露头角。

  2002年1月,长沙机床厂的技术骨干陈建波、谭建武等则成立了长沙插拉刨机电设备制造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长沙插拉刨”)。长沙插拉刨在拉床行业耕耘了十几年、闯出了不小的名头后,也于2015年宣告解散。长沙机床有限责任公司解散、长沙插拉刨解散......这对于当时我国的拉床行业,是两次不小的“地震”。

  从长沙机床有限责任公司离开后,出于对拉床行业的热爱,当然也有不甘,刘华洲选择了创业,他打算创建一所拉床研究所,不从事制造,只专注研发技术。然而,分合难测,由刘华洲和谭建武牵头组建了南方机床,而陈建波则组建了现在的长沙思胜智能设备有限公司。至此,长沙机床厂的拉床“DNA”,开始在这两家企业延续下来。

  南方机床生产销售立/卧式通用拉床、立/卧式专用拉床、插床和刨床,其主要服务的客户群体集中在汽车领域,如一汽、二汽、本田、比亚迪、法士特、博世力士乐、采埃孚等。新组建的南方机床厂在第二年就完成了3000多万元的营收。但限于拉床行业的特殊性以及体量,这几年南方机床的营收一直未超过5000万元。据刘华洲董事长介绍,目前,南方机床厂位于宇环科技园,有7、80位员工,2021年有望达到6000万元。

  在刘华洲董事长看来,过去,湖南机床工具行业的特色是插、拉、刨、锯,而今,湖南机床工具行业特色是磨、锯、拉、车。种类、顺序的变迁,也真实反映了湖南机床工具行业各家企业的命运,尤其是一批国企。

  湖南机床工具行业,正是这些命运多舛的国企造就了如今的民企,没有国企当初传承下来的的基础和规范,就没有现在这些民企的个性鲜明。而这些民企的共性是:以市场为前驱,有“专精特”的特点,但相对沿海发达地区的机床企业而言,其市场化特质还不够。

  在刘华洲看来,我国机床工具行业要发展,一定要重视基础共性技术探讨研究。以南方机床厂为例,其研制的功能部件具有高刚性和高精度等特性,但拉床的市场占有率太小,国内并无功能部件制造企业愿意专门去开发此类产品。南方机床厂在刘华洲董事长的主持下,近年来立志沉下心专做拉床相关的基础研发技术,不彻底搞定技术“拦路虎”,就不轻易推出新产品。据刘华洲董事长介绍,南方机床厂研发的功能部件,光数学模型就20多个,造出来的产品即使同行买了去拆解,没有理论基础的支撑,是仿制不出来的。为此,南方机床厂未来不管有多难,不管是自建还是和别的企业共建,技术研发中心或者说实验室是一定要搞起来的。

  在刘华洲董事长看来,制约我国机床工具行业发展的还有人才。湖南机床工具行业的这些民企,大部分囿于资金、人才等,总的体量很小。在刘华洲董事长为南方机床设计的的规划中,南方机床厂同样缺资金、缺人才,他解决这样一些问题的思路是:一是可以招聘兼职技术人员;二是和高校开展合作;三是多和一些供应商或者下游的企业达成战略联盟,去试刀、试产品等。当然,做好已有人才的安置也是十分重要的工作。现在的南方机床员工年龄分布还比较好,各个年龄段的人不断代,做实体经济、经营一家机床厂,情怀和利益都是要有的,南方机床以部分员工持股的方式表达对知识的尊重、对人才的维护。南方机床的未来,也需要积极“动起来”,刘华洲董事长愿意有外来资产金额的投入,从而能支撑他的规划。

  做机床业好,做其他事业也好,刘华洲董事长一直认为不能东顾西盼。在拉床行业以他为例,不搞好我国的拉床,他是不会去分心做其他的产品的。他觉得,愚公移山这种知难而进、奋斗不止的精神很符合机床工具行业所有从业人士,一代解决不了,那就二代、三代,沉下心来,秉持毅力,终有迎头赶上的那一天。

上一篇:2023-2025年我国小龙门高速加工中心职业出资远景及战略咨询陈述

下一篇:坐飞机 坐飞机需要注意的几点